众安保险换帅一场互联网保险的中场战事

首张互联网保险牌照、耀眼的三马光环、三年上市、疾行的保费、一路走来,众安备受行业关注。 联想财险行业严峻的马太效应,死水微澜,众安的出现被行业期待:结合时代转换契机,中小...


  首张互联网保险牌照、耀眼的“三马”光环、三年上市、疾行的保费、一路走来,众安备受行业关注。

  联想财险行业严峻的马太效应,死水微澜,众安的出现被行业期待:结合时代转换契机,中小保险公可走出一条新路。

  是故,在当前中国经济半场转换、保险行业半场转换,乃至互联保险也已经到了半场转换之时,复盘先驱众安之六载路径,颇具时代意义。

  2013年11月众安保险的开业仪式,群星闪耀,众安保险以“启明星”之光射进了互联网保险的天空。

  当时的众安员工不足百人,近一半人来自互联网企业;6年后,众安的员工数已经超过3000人。

  即以合作的姿态服务各大互联网平台,提供在平台或生态体系或产业链各个环节上的互联网风险保障产品和解决方案。

  2014年,拥有银行、证券、基金、信用卡经验的陈劲成为众安CEO。随后众安的大战略逐渐转向“保险+科技”双引擎。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数据是:2018年,众安保险互联网非车险市场份额达31%,全国第一。互联网非车险的高速增长,恰与整个财险行业中“车险保费增幅放缓,非车险保费高速增长”的发展趋势异曲同工。

  期间,保费爆点随即而来,从保险的传统视角切入,众安乃近年来唯一在5年内保费规模达到百亿元的新生代财险公司。

  众安的出现,打破了国内财险市场多年来的阶层固化、死水微澜之格局。尤其是在2010年后,财险行业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可以在规模、利润上超越市场、快速吃进市场份额的险企。

  2014年,众安第一个完整经营年度保费即达8亿元。随后五年间保费复合增长率94%,期间行业保费复合增长率8%。2018年保费破百亿元,达113亿,位居行业第十二大财险公司。2014年——2017年,保费排名分别是43、31、26和18名。

  遗憾与争议在于快速攀升的保费规模和尚未盈利的市场表现。继2017年,亏损9.96亿元后,2018年众安亏损额达到17.97亿元。

  投资收益层面,受国内A股市场低迷的影响,权益二级市场的投资收益显着低于2017年水。

  生于互联网时代,百亿保费规模的众安,客户群体最大的特征或者说优势是海量基数和年轻化。

  2018年,众安保险用户逾4亿人,其中35岁以下客户占比为56%,人均保单15.8张。

  4亿多客户群体,超51%占比为新生代,均是80、90后之年轻群体。遗憾的是,人均保费过低。

  纵然“人均保费贡献较上一年上升103.1%”,依旧仅有28元。如何发酵如斯巨量的用户数据,保费还是科技?

  他进入众安的第一份工作是:CTO,且要半年之内搭建好众安的技术架构。这位曾在淘宝的研发中心与客服中心任职,后进入阿里巴巴保险事业部的众安老人,当算这一波互联网保险较早的触潮者。曾以技术顾问的方式帮助过众安,并于2014年4月加入众安。

  如果说经历了众安迅速成长的几年和上市的“高光时刻”的陈劲,完成了保费探索的阶段性任务;那么陈劲眼中“具有非常强的技术洞察力”的姜兴之使命,当是做大众安的另一条腿,科技。

  除了保险业务以外,众安之科技板块可谓备受关注,甚至比之“保险”更具辨识度。

  2016年,成立“众安科技”子公司;2018年又成立“众安国际”,专注于保险科技的国际业务,且先后有多单业务产生。根据众安年报,2018 年众安工程师及技术人员共计1618名,占公司雇员总数的52.4%。

  亏损是众安面临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科技底色下的国际化或许才是其真正撑起巨擘之路的杀招。

  上市当年,众安在线即开启了国际化试水,控股51%的子公司众安科技(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众安国际)在香港成立。该公司被定位为,众安科技国际发展平台,其业务即有技术输出。

  众安国际总裁许炜曾对媒体表示,众安国际是以技术输出为中心,希望输出技术进军国际市场建设国际业务与投资合作。

  2018年7月,众安与软银此前对外宣布,众安国际获得软银愿景基金战略投资,促进海外市场科技解决方案业务发展,尤其是在保险科技及金融科技方面。为此,双方首先成立了合资公司“安安科技国际“,此后更是打算投入2亿美元,共同拓展亚洲保险科技业务。

  彼时,众安首席业务官兼众安科技执行董事姜兴曾表示,目前向海外输出的技术服务主要为保险相关的系统服务,例如基于互联网的营销套件、基于云端的保险核心系统等。

  亚洲,之所以被定位是众安国际业务发展的第一站,据陈劲透露,是因为要与软银的业务生态产生协同。

  2018年下半年,众安不再掩饰,高调的宣称了国际化战略,表示将以香港为对外输出的桥头堡,把积累的金融业务经验与科技技术输出到海外。

  此后,短短数月间,众安的国际化的步伐明显提速。既借助众安国际对境外保险公司进行保险科技输出,也开始了对亚洲市场的直接渗透。

  2018年9月,众安国际与日本财产保险公司(Sompo)签署合作协议,为后者提供保险科技解决方案,以实现其保险核心系统升级。

  2019年1月,众安国际再与新加坡O2O移动平台Grab达成合作,双方将成立合资公司,共同探索东南亚互联网保险分销业务。后者是打车租车服务供应商。

  今年2月,众安国际联手富邦人寿保险(香港)有限公司在香港注册了一家名为ZA Life Limited(众安人寿有限公司)。有评论称,此举是为了获发香港虚拟保险牌照做准备。但是众安在线却表示,不便评论未来牌照事宜。

  一个月后的3月,众安国际旗下众安虚拟金融被香港金管局首批授予银行牌照据媒体报道,其首批由用户参与设计的金融产品预计将在未来6至9个月内上线。

  事实上,如果忽视亏损的数据,众安的确实呈现了一幅不一样的保险经营蓝图:保费破百亿、90%非车险业务、全网非车第一、4亿用户、51%用户新生代、员工52%码农......

  参考中国特色的互联网竞技场,滴滴、美团、拼多多、快手皆在巨亏中长成参天大树。介于保险之特殊,众安之路是否是一条浩荡大路?不知,但当有一定参考价值。尤其是对互联网、科技与保险的认知探索方面。

  不可否认的是,众安的历程具有不可复制性,从成立时的光环,到后继的融资都为之当前的探索抢得了先发优势和资本底蕴。

  更多探索、亟待破局的险企洞悉互联网、科技带给保险变化的同时,需要认清过去、现在与未来,但更重要的是认清自己。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