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程序互联网时代来了

最近,QuestMobile最新的数据显示:2019年Q2,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净减200万,回落到11.36亿。寒意更浓的是用户时长,从2018年12月到2019年3月,用户时长增速从22.6%降至11.8%,到了2019年6月,...


  最近,QuestMobile最新的数据显示:2019年Q2,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净减200万,回落到11.36亿。寒意更浓的是用户时长,从2018年12月到2019年3月,用户时长增速从22.6%降至11.8%,到了2019年6月,增速已经滑到了6%,人均单日时长358.2分钟,离大顶不远了。

  用户总数首次出现净减少,用户时长增速也出现下降。这样的“双降”背后,清晰地说明了一个真相:人口红利已经消失。

  中国,这个世界人口总数最大的国家,在过去10年内,有超过11亿国民被智能手机和3G、4G网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大潮裹挟着加入了这次惊心动魄的奇幻之旅,在线聊天、看视频、购物成为每一个国民的日常标配。

  社交娱乐的互联网化最易,也最浅层,改变的是人与信息的关系,并没有从实质上改变人与物理世界的关系、改变商业社会的游戏规则。

  仅限于浅层连接的商业模式,极度依赖用户规模的横向扩大,但一旦连包括下沉市场在内的人口红利也消失了,那些靠买量为主的流量游戏,靠上瘾机制来强行留住用户的把戏就会陷入停滞,过去靠高增长支撑起的高估值就会失效。仿佛一夜之间,潮水褪去。

  属于App互联网时代的,靠装机量飞速增长驱动的泡沫游戏结束了。腾讯在2018年9月底宣布进军产业互联网,就是一个极其明显的信号:外延式增长的路径到头了,接下来进入内生式增长的周期。

  另一个极其明显的信号体现在支付宝身上,这家移动支付巨头一度也陷入追求用户量上涨的社交陷阱中无法自拔。

  当时,支付宝认为:提升用户量只能靠社交,却因此引发了一系列的争议。后来,重新找到方向的支付宝,在放弃社交后,决定切入商业和民生的数字化改造,并通过小程序构建起一个庞大的服务生态,反而意想不到地在2017年-2018年迎来用户量迅速增长。

  Trustdata的数据显示:在2年时间,支付宝MAU(月活用户)规模翻了一倍,超过6亿,在去年12月甚至首度超过手机QQ,成为国内第二大App,也是全球最大的非社交App。

  其增长表明:当人口红利论难以维持时,能够节约用户时间、提升商业效率的产品与服务,或许将迎来增长机会。

  与此同时,另一边,和App互联网见顶一趋势相伴而生的,是小程序的飞速崛起。在小程序问世两年后,小程序平台扩充至9家,其中出现了两个日活超过2亿的玩家,分别是2.5亿DAU的微信小程序和2.3亿DAU的支付宝小程序。他们的累计用户数也双双超过了6亿。

  小程序本身作为一个新物种的爆发,本身也在反映出一个现象:当人口红利消失时,基于服务价值的小程序会变得更有想象力。

  在微信小程序里,MAU超过500万的小程序数量由2018年6月的133个,增至2019年6月的180个,MAU超过100万的,则已经达到883个。

  格鲁夫在《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这本书提到拐点曲线——即任何企业和经济体都会有拐点,遭遇拐点后,要么扶摇直上,要么急转之下。

  格鲁夫用波特的模型来论证十倍速变化,比如:当竞争、技术、用户、供应商、互补企业、营运规则等任何领域发生十倍速变化时,都在提醒你——很有可能一个新的周期即将来临。

  短短两年内,日活用户突破亿级,小程序的增速远超格鲁夫提出的十倍速。种种迹象都表明,属于小程序互联网的时代到来了。

  在今年4月份,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也高调地对小程序的发展做了一番预判:未来互联网公司都会成为小程序公司,小程序将成为标配。随后,他预测,2019 年小程序电商总成交额将破万亿;小游戏市场规模将破 200 亿元,超越页游成为第三大游戏类型;再过 4 年后,仅微信小程序广告的市场规模就将突破 1500 亿。

  当互联网进入深水区,对各家互联网公司提出的一个明显的要求是:往线下要做重做深,往产业链的纵深去走,但是往线上要做轻。

  相对而言的是App笨重的生态——用一个一个独立的App,将用户希望享受的服务做出了粗暴隔离。

  从 Web 到 App,技术的演进,反而让服务与服务之间形成了孤岛:从下载、填写账户名、输入验证码、注册、输入密码、绑卡直到实名认证,每一步都是损耗。让用户和商家都难以顺畅地获取和提供服务。无法自由跳转带来的极高获客成本,也让创业生态极其难以突破冷启动。

  小程序和App的痛点针锋相对,从用户的角度看,无需下载注册,即用即走;从开发者角度看,易开发、易部署,同时,多端打通,自由跳转。

  更进一步看,小程序互联网到来的一个标志。不仅仅是用户数量的飞速增长。更包括互联网生态基于小程序的融合贯通、力出一孔。

  以支付宝为例,其小程序已经打通高德地图、UC浏览器、神马搜索。用户可以通过高德App、UC浏览器内置、以及其他浏览器渠道的神马搜索,打开支付宝小程序,搜索小程序名称、主题词和模糊搜索都能匹配到提供对应服务的小程序。不同场景正在叠加打通。

  实际上,这样通过小程序来汇集成合力,不仅是自身“做轻”了,也是让互联网做重做深了。

  互联网要进入产业纵深,帮助产业实现数字化,提升效率,改造从供应链到销售的全流程,就需要调用各种能力,不再是一个App打天下,一种能力吃八方,而需要集成多种能力,在一个可以自由跳转又能便捷开发的生态之内。

  大客户的诉求非常多元,包括营销、支付乃至云计算,靠多维度功能来,拿下大订单会更加容易。

  比如:一些地铁公司需要的不止是移动支付带来的进站体验,他们地铁上盖的物业,也需要有数字化的运营能力去加持。单一的能力已经无法打动这样的大客户。

  这也是为何2019年,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这两大集团在加深融合,而腾讯也在成立技术委员会,补足中台的短板。

  并且,小程序互联网释放的想象力还延伸到了政务。通常,政府部门的IT能力比较薄弱,每个部门都去开发运维一个独立App,有些吃力,再加上各部门互相之间信息不互通的情形也比较普遍,直到政务小程序的应运而生,才真正让政府的部门墙得到了打通,并能在几乎一夜之间,把各种类别的政务服务集成在一起,中国政务的数字化程度得到整体提高。

  来自微信的数据显示:到2019年年初,超过3万个政务小程序为9亿人提供了服务,相比一年前增长了一倍。而全国,有442个城市把政务服务搬到了支付宝上,一年内也有5亿人次获得了服务。在江苏等十几个省份,数百项热门服务被集成在小程序中,公积金、社保、结婚证、交通卡、交通罚单都实现了一网通办。

  与此同时,提供服务的创业公司和长尾中小商户也受益匪浅。基于小程序,由于部署成本低、流量成本低,这让很多过去通过App无法实现低成本冷启动的服务类别,也能有了容身之所,比如:一键挪车这样的长尾低频功能。

  QM报告显示:最近这一年,实用工具、生活服务中均出现了更多的百万量级以上的小程序。

  还例如:支付宝小程序就贡献了哈啰出行流量的70%。并且,早在去年10月,哈啰出行CEO杨磊就表示,哈啰单车已经在100多个城市实现净利润。

  可以想象,如果不是生长在小程序之上,要自己烧钱去让用户下载注册绑卡,所带来的巨大的买量成本,不会让哈啰单车如此轻易实现盈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孤军奋战的ofo,早已化为一堆破铜烂铁躺着各种角落里,这样的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

  向纵深走,是小程序互联网的主旋律,也正是在人口红利消失的时候,要形成合力,去塑造多维度、全产业链能力的提效率降成本生态,才是新的周期里的制胜之道。

  互联网需要小程序,实体经济更需要小程序,在当前这样的时刻里,当技术趋势、人口趋势、城市化趋势和经济形势叠加在一起,时势在呼唤一种完全有别于App互联网体验的新生态诞生。

  茨威格说:“那些平时慢慢悠悠顺序发生和并列发生的事,都压缩在这样一个决定一切的短暂时刻表现出来。”

  在流量红利消失后,大家的目光重新转向如何提供更多的用户价值来实现商业价值的增长,很多能真的创造用户价值的项目会得到更多关注,政务民生类小程序就是例子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是以产品经理、运营为核心的学习、交流、分享平台,集媒体、培训、社群为一体,全方位服务产品人和运营人,成立8年举办在线+期,线+场,产品经理大会、运营大会20+场,覆盖北上广深杭成都等15个城市,在行业有较高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平台聚集了众多BAT美团京东滴滴360小米网易等知名互联网公司产品总监和运营总监,他们在这里与你一起成长。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